唐君遠是無鍚人,大學畢業後,在父新創辦的紡織印染廠工作,從低做起。他的工廠後來生產質優價不高的布料,幾乎壟斷了無鍚的紡織業,也成為了當時中國最有名的產業。中日戰爭時,無鍚淪陷,日本人威迫他和日本公司合作,把他關進木籠子裏,但他不肯屈服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之後,他和政府成立了公私合營公司,還積極捐獻給國家,例如說,在韓戰時,便捐贈了四架飛機。而他亦擔任了全國政協委員和上海政協的副主席。
這位唐君遠先生不是別人,正是唐英年的祖父。我們如果要研究唐英年的「血統」,單純研究他的父親唐翔千,是不足夠的。坊間廣泛報導,唐翔千和江澤民、朱鎔基的私人交情,以及他在八十年代率先投資上海的膽色,都不過是表面的級數,真正的線頭是在唐君遠,這是遙遠的交情,以中國共產黨的計算方法,好比是「長征幹部」的級數,是第一級的關係。
我們之所以不厭其詳地挖出了唐氏家族的百年歷史,是企圖向讀者說明,唐英年雖然不是共產黨員,但是其「根正苗紅」,同太子黨可說是毫無分別,香港政界無人可及,連董建華也相差甚遠,而不管梁振英只是疑似共產黨員,還是真正的共產黨員,在中國共產黨中的地位,同唐英年還是相差甚遠。
因此,我們的第一個結論是,如果在一切分數相同的情況下,中央政府將會傾向於唐英年去當行政長官,梁振英只會是次選,因為前者是三代關係,無與倫比,而後者雖然三十歲時便已靠邊,但是沒有祖蔭疪佑,關係畢竟還是不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