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品 1 至 6, 共 24 件
原價:$89
$85
Everybody Have Sex With Everybody

情色文章當然是我喜歡寫的,寫來也不費力。可是,年紀大了,出來混的時間少了,資料和題材當然也少了,再說,現在太多事忙,太多人生未了之稿要寫,都是『文章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』之類的大理論、大著作,像情色這種小品,已太老也沒空寫了。因此,這本書也許是我有關這題材的最後一本。」── 周顯

原來羅馬尼亞人十分淫亂,不滿足於傳統的性行為,覺得太過單調。根據那位秘書的說法,她住在一幢住宅大廈,裏頭住客的關係是﹕「Everybody have sex with everybody.」
白韻琴很多年前同我講,鬼人吃飯,習慣了AA 制,如果你請一個鬼妹食lobster,她成年以來,從來沒有男仔如此闊綽,請過她吃lobster,她會……白姐說得很精彩。
教長說,伊斯蘭教雖然可以娶4個老婆,如果你為了貪圖女色,去娶她們,卻並不恰當。皆因這條規矩的形成,是當時太多戰士戰死了,很多女人嫁不出去,無依無靠,剩下的男人有需要多娶幾個老婆,照顧他們的生活。他說,所以,你必須抱著為了照顧她們,作為理由,才可以娶幾個老婆。
大亨脾氣極暴躁,常打罵美人,打完之後,就開一張幾百萬元的支票,去取悅對方。美人出身家貧,自然忍耐,可是收下收下,自己也有幾億元身家,於是決定不繼續受氣,同大亨分手了。
「四方西」中的「四方」和「西」是不可分的,它們是必須合在一起,才能夠表達出其意義來,這才是這個名詞的精妙之處。這正如「仆街」的「仆」字和「街」字都不是粗口,但是合起來,就是一句不可分的名詞了。但是如果罵人「死仆街」,這個「死」字,可有,也可沒有,就是一種堆砌,從創作的角度看,就不夠好了。
「婚姻是邪教」,我認為有其正確性,但並不精確。我堅信科學,是無神論者,也相信「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」這種馬克思主義的說法,如果就「馬克思原教旨主義者」的看法,也許是「所有宗教都是邪教」……。
大家都說,富豪們都喜歡養生,成日食補品,然而,大家又可知道,富豪們究竟有甚麼養生之道呢?
精彩對白﹕「等發現他個子矮已經晚了。哈哈哈!大家都坐著,坐著喜歡上,等站起來已經晚了。」
他們如果照上述的說法,中出即飛,甚至是大肚不認數,強迫墮胎,也是一點不奇怪的事。問題在於,他們有幾個個案,在中出對方後,對方大肚,竟然結婚收場,這才是令人大惑不解的地方。
我寫過近年男女供求的失衡,皆因我發現了,美女的市場價值好像大幅降低了,而根據經濟學不變的供求定律,這必然有著其中的內在原因。
有位年輕人手舞足蹈地大講「Hall 雞」,我不明白這名詞是甚麼,他說是大學女生以宿舍為陽台,做一樓一鳳的行徑,說得繪形繪聲,仿如親臨。
所以,要麼進入fuckzone,又或者是unfriend,而沒有friendzone 這回事。並非現實,而是time management 的問題。
如果一個女人平均在18歲時結婚,那守住處女,直至婚前,是很容易和順理成章的事,但如果30歲才結婚,對於人生和fertility,未免是浪費,不消說的,女人也有性需求。因此我常常說,婚前性行為流行的最大單一理由,是遲婚,多於避孕藥和女性財務自主。
人類的心理就是這樣,會計算對方的成本:不管一塊不好吃的鮑魚如何令你失望,也不管一碗好吃的魚蛋粉如何令你滿意,但當你計算了它們的成本之後,你會有不同的答案。換言之,你所願意付出的價格,並不單由對方所帶給你的滿足感而言,而是也會計算對方的成本。
然而,女人如果不去勾佬,又有甚麼方法,可以迫她走呢? OK,這又輪到壓力女人對男人和男人對女人的壓力測試測試出籠了。
女人在上床前,常常對男人千依百順,但在上床後,卻大部分會對男人阿之阿左摩洛哥,要求多多,令到男人不勝其擾。這有點像是許冠傑的歌《賣身契》﹕「你咪當免費,走精面咪制。」演化生物學的解釋是﹕「女人需要對男人做壓力測試,試下對方值不值得付託終身。」
我永遠覺得,在香港,真正的溝女大王,只有三個,一個是大鼻明星,一個是肥仔富豪,一個是肥仔導演,因為他們廿幾歲成名,溝到六、七十歲,四十幾年的累積,絕對不是溝女黃金期得十年八年的後生仔可比。
離開醫院後,我查了一下資料,醫生說得沒錯。壯陽藥居然可以治前列腺,也算一奇,姑且記之。

原價:$78
$66
五胡戰史 殺胡世家 第一部

軒轅龍殺盡胡人以達致天下大治,石勒豪氣蓋世意圖雄霸天下,迷小劍體弱如柳心雄勝火決心羌人民族立國,王絕之笑傲世間父仇卻不可不報。
五胡亂華,也是華亂五胡,正是世情荒謬,人心矛盾,百姓哭號,壯士悲歌。本書在內地、在台灣,傳讀多年,允為經典,今日在香港首刊出版。
這是五胡戰史第一部「殺胡世家」,第二部「決戰江左」,第三部「羯胡滅族」。

原價:$78
$66
五胡戰史 殺胡世家 第三部

迷小劍道﹕「羌人黨之所以創立,乃欲建羌人之國。如若羌人需借漢人之力以立國,則其名不正言不順,立國之後,又何以服眾?

「你非羌人,未受過漢人暴虐欺侮,自然無法體會我等羌人立國苦心。」

王絕之忽地指著易容問道:「難道他也是羌人?」

易容一身劍法可驚可怖、奇詭莫測。歷代先世被舉為孝廉,七世祖先均有族譜可稽,父易玉乃係先帝散騎,人盡皆知。

易容點頭,「不錯,我正是羌人。」

迷小劍道:「王公子,你該當知道,人不以種分,而以禮分。夷狄從華夏之禮,則視之為漢人,是也不是?」

王絕之毫不遲疑點點頭,「正是如此。」

迷小劍笑說:「如此說來,漢人從了羌人之禮,也當視之為羌人,不能視之為漢人。」

王絕之道:「不錯。」

易容立刻開口道:「我娶羌人女子為妻,旦夕跟羌人一起生活,吃羌人貉炙,住羌人氈帳,穿羌人裘褐,早把自己視為羌人。」他披髮左衽,確是羌人打扮。

迷小劍看著他問道:「切若羌人跟漢人打仗,你會相助哪一方?」

易容道:「那還用說?我是羌人,自然是幫羌人,殺漢人了!」

原價:$78
$66
五胡戰史 殺胡世家 第二部

絕之少年時與婢女有染,王衍怒殺婢女,絕之離家出走,投靠陳郡謝家,得傳謝家神劍。石勒軍師張賓機不虛發、算無遺策,以與石勒公平一戰為餌,誘使王絕之往殺石虎。王絕之性本放浪,卻身負殺父之仇,不可不報,但在報父仇之前,須當勇闖天水,拯救被千軍萬馬圍困多月的天下第一的大英雄,羌人迷小劍!

原價:$108
$92
古史密碼

本書是周顯大師在武俠世界的壓卷作品,以史詩式的大手筆,講述東西八千里,時軸三十年的悲壯故事。它是武俠故事,它是歷史研究,它是政治寓言,它講民族獨立,它講種族血仇,它講國破家亡,它講小人物在大時代的掙扎,它講大英雄在亂世如何翻手為雨扭轉乾坤。

如果問周顯,這本書有甚麼特點,他會說﹕「他人寫的中國上古史著作,往往犯了兩大毛病,第一是把一些有爭議性的內容,不作解釋,只挑一種作者最信服的說法來寫,不提其他。當讀者看了這作者的偏見,再看其他的不同說法的資料,不免摸不著頭腦,也造成混亂。第二是對某些專業性的內容,例如說,東夷集團,直說出來,不作定義和解釋,假定讀者已經認同了作者的意在這本書,我則會把所有的原始資料舖陳出來,再作分析和解說。」

在以前,我認為中國上古史是不可解的,皆因很難以找到更多的史料,去作驗證。至於現存的有關史料,有著太多的神話成分,實在難以全信,例如說,《史記˙ 秦本紀》說﹕「秦之先,帝顓頊之苗裔孫,曰﹕『女修』。女修織,玄鳥隕卵,女修吞之,生子大業。」女人吞了玄鳥的蛋,不可能會懷孕,這是不用說明也知道的胡說八道,可是,後來讀了社會科學,學會了傳說之中,也有著一定的史實根據,很少是完全的胡撰虛構,只是如何使用科學方法,去還原其中的史實而已。

就傳說史而言,宏觀的大事,例如某位帝君有沒有存在過,某場大戰有沒有打過,再加上多條來歷不同的史料,均各有描述,它應該是事實居多。但如果是微觀的小事,例如某位古人的生活瑣事,則不應也沒必要相信,因為根本證實不了,也無損宏旨。

在中國上古史而言,正是從部落聯盟轉變成國家體制的過渡時期,從上古到夏朝、商朝、周朝,大量部落給消滅了,亦有大量部落整合成為國家,在部落被國家完全取代之後,大趨勢的過程仍然繼續。

我們可以把一些荒誕不經的史事,對照把神話撇除,再用科學去印證,也許可以把遠古發生的史實,大體上還原。古時記載的歷史,雖然往往加進了大量的神話,但反過來說,古時也從來沒有完全虛構的故事,全都是基於一個真實的大歷史架構,再用虛構的細節去舖陳,因此我們也有理由去相信,上古時代流傳下來的故事,縱使有著大量荒誕不經不經的情節,但必然是基於一個有歷史在撰寫本書之時,我緊記也緊抱著一個宗旨﹕有一分證據,說一分,有九分證據,說九分話,大膽假設並非壞事,只要把這個假設的出錯的可能性說個明白,便已是嚴謹的史學家的做法。

原價:$108
$103
國安之立

香港的疫情才剛稍歇,中央政府突然迅速地通過《維護國家安全法》,引起了社會的極大震蕩,至今衝擊仍在持續。
現在正值歷史的「critical period」,就是在這個critical的關頭,我和Henryporter出版了我們系列的第5部。
一如既往,他是黃色的焦土派,我自稱是只看利益,不前設政治立場的「金絲」,也有人稱為「利益藍」。兩個政治立場截然不同的朋友共同出書,而且持續地出版下去,在我的記憶中,應該是史無前例。
我早說過,在我的心中,金錢、親情、友情等等,遠比政治立場更為基本、更加重要,我甚至說過,為著政治立場,放棄以上,是本末倒置,是愚笨的。
我所寫的內容多數在一些傳媒刊登過,有的是中立傳媒,有的則是左派,有的甚至是國內傳媒。因應各傳媒的不同政治立場,我使用了不同的字眼,例如抗爭者/暴徒,這裏也故意不作改正,皆因我並不認為這是重點。
和Henryporter合著這系列作品,其中一大好處,他是黃色的焦土,我自稱是「金絲」,但有人稱我為「利益藍」,如果是這樣,我則是「深藍」。把兩個極端思想的作者合成一書,讀者反而可以看到更全面的角度,不致於以偏蓋全。
周顯

作為在網上發表文章與拍片的時事評論員,我充份感受到自從去年抗爭運動爆發以來,對於暴增的資訊渴求,已令新聞報導、講故吹水與時事評論三者混雜在一起;正因這種暴增的需求變成一股強勁的市場力量,不少KOL為了收入而嘗試迎合、說出市場想聽的故事,罵市場想罵的人,無
論黃藍的內容皆是一式一樣,差別只在於個別講者說故事的技巧,結果Key Opinion Leader變Key Opinion Follower,令我不禁搖頭嘆聲。
本書時內裡的文章未必是你最想聽到的說話,部份甚至可能令你破口大罵;然而它所帶來的思想衝擊,卻是其他同類書籍所不能比擬的:它會讓令你因看到世界真實的殘酷而痛苦,但從此以後你的眼光卻更廣闊、更能認清真相,不讓那些只想令你感覺良好的甜言蜜語欺騙。

HENRYPOR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