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品 1 至 6, 共 24 件
原價:$89
$85
Everybody Have Sex With Everybody

情色文章當然是我喜歡寫的,寫來也不費力。可是,年紀大了,出來混的時間少了,資料和題材當然也少了,再說,現在太多事忙,太多人生未了之稿要寫,都是『文章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』之類的大理論、大著作,像情色這種小品,已太老也沒空寫了。因此,這本書也許是我有關這題材的最後一本。」── 周顯

原來羅馬尼亞人十分淫亂,不滿足於傳統的性行為,覺得太過單調。根據那位秘書的說法,她住在一幢住宅大廈,裏頭住客的關係是﹕「Everybody have sex with everybody.」
白韻琴很多年前同我講,鬼人吃飯,習慣了AA 制,如果你請一個鬼妹食lobster,她成年以來,從來沒有男仔如此闊綽,請過她吃lobster,她會……白姐說得很精彩。
教長說,伊斯蘭教雖然可以娶4個老婆,如果你為了貪圖女色,去娶她們,卻並不恰當。皆因這條規矩的形成,是當時太多戰士戰死了,很多女人嫁不出去,無依無靠,剩下的男人有需要多娶幾個老婆,照顧他們的生活。他說,所以,你必須抱著為了照顧她們,作為理由,才可以娶幾個老婆。
大亨脾氣極暴躁,常打罵美人,打完之後,就開一張幾百萬元的支票,去取悅對方。美人出身家貧,自然忍耐,可是收下收下,自己也有幾億元身家,於是決定不繼續受氣,同大亨分手了。
「四方西」中的「四方」和「西」是不可分的,它們是必須合在一起,才能夠表達出其意義來,這才是這個名詞的精妙之處。這正如「仆街」的「仆」字和「街」字都不是粗口,但是合起來,就是一句不可分的名詞了。但是如果罵人「死仆街」,這個「死」字,可有,也可沒有,就是一種堆砌,從創作的角度看,就不夠好了。
「婚姻是邪教」,我認為有其正確性,但並不精確。我堅信科學,是無神論者,也相信「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」這種馬克思主義的說法,如果就「馬克思原教旨主義者」的看法,也許是「所有宗教都是邪教」……。
大家都說,富豪們都喜歡養生,成日食補品,然而,大家又可知道,富豪們究竟有甚麼養生之道呢?
精彩對白﹕「等發現他個子矮已經晚了。哈哈哈!大家都坐著,坐著喜歡上,等站起來已經晚了。」
他們如果照上述的說法,中出即飛,甚至是大肚不認數,強迫墮胎,也是一點不奇怪的事。問題在於,他們有幾個個案,在中出對方後,對方大肚,竟然結婚收場,這才是令人大惑不解的地方。
我寫過近年男女供求的失衡,皆因我發現了,美女的市場價值好像大幅降低了,而根據經濟學不變的供求定律,這必然有著其中的內在原因。
有位年輕人手舞足蹈地大講「Hall 雞」,我不明白這名詞是甚麼,他說是大學女生以宿舍為陽台,做一樓一鳳的行徑,說得繪形繪聲,仿如親臨。
所以,要麼進入fuckzone,又或者是unfriend,而沒有friendzone 這回事。並非現實,而是time management 的問題。
如果一個女人平均在18歲時結婚,那守住處女,直至婚前,是很容易和順理成章的事,但如果30歲才結婚,對於人生和fertility,未免是浪費,不消說的,女人也有性需求。因此我常常說,婚前性行為流行的最大單一理由,是遲婚,多於避孕藥和女性財務自主。
人類的心理就是這樣,會計算對方的成本:不管一塊不好吃的鮑魚如何令你失望,也不管一碗好吃的魚蛋粉如何令你滿意,但當你計算了它們的成本之後,你會有不同的答案。換言之,你所願意付出的價格,並不單由對方所帶給你的滿足感而言,而是也會計算對方的成本。
然而,女人如果不去勾佬,又有甚麼方法,可以迫她走呢? OK,這又輪到壓力女人對男人和男人對女人的壓力測試測試出籠了。
女人在上床前,常常對男人千依百順,但在上床後,卻大部分會對男人阿之阿左摩洛哥,要求多多,令到男人不勝其擾。這有點像是許冠傑的歌《賣身契》﹕「你咪當免費,走精面咪制。」演化生物學的解釋是﹕「女人需要對男人做壓力測試,試下對方值不值得付託終身。」
我永遠覺得,在香港,真正的溝女大王,只有三個,一個是大鼻明星,一個是肥仔富豪,一個是肥仔導演,因為他們廿幾歲成名,溝到六、七十歲,四十幾年的累積,絕對不是溝女黃金期得十年八年的後生仔可比。
離開醫院後,我查了一下資料,醫生說得沒錯。壯陽藥居然可以治前列腺,也算一奇,姑且記之。

原價:$285
$270
股市全息密碼

呢本書係當年炒股金主莊家嘅不傳心法,用大C天才撰成,淨重一斤500克,厚320mm,共720版,普通人唔係咁容易寫得到。

2007年,從我寫的第一本股票書《炒股密碼》出版開始,不經不覺,已十多年了。我由不認老的「中小子」,變成了「大師」,現在則是不得不認老的「老師」,時日匆匆,當年沒有人識得的財技炒股法,現在成為了無人不識的基本知識了。

十幾年來,出書、寫專欄,以一天三千字計,一年是一百萬字,至今寫了約摸一千五百萬字的炒股/財經文字,說來也是驚人。想來,應該沒有甚麼人有能耐讀遍以上著作,就是只算炒股主題的3本書﹕《炒股密碼》、《財技密碼》、《炒股實戰》,加起來,也有80萬字,卷帙浩瀚,好比由劉松仁飾演的陳近南的武功秘笈,誰能一一看完呢?

幸得編輯把這3本書簡化、刪減了,成為了一本「瘦身」的作品,是為《股市全息密碼》,也許令到讀者省點閱讀時間,可以更快捷地讀完周顯大師的炒股思想。是為昐。」 ──  周顯

原價:$88
$88
賭鬼賭馬

七個人,全部像是自殺,死因都沒可疑。但總不成一星期內,在同一屋邨,連續有七個人自殺。
有老有少、有男有女,七個人,不多不少,一天死一個。何遠山是第七個。
七名死者唯一相同的是﹕每個都有一件賭具。
第一個也是跳樓死的,褲子後袋有一張馬經,是個馬迷。第二個是個女人,是天天打麻雀的雀迷,燒炭而死,身旁開了一張麻雀枱。凡是賭徒,就有輸錢自殺的機會。
可是,三天死三個人,就不可能是巧合了。第三個是中六學生,死得很轟烈,一刀插在咽喉,死在電腦前面。當時電腦的畫面正玩著網上德州撲克。
第四個是二十多歲的女子,是個模特兒,她死得可奇怪了,喉嚨裏塞了三顆骰子,活生生哽死的。
……
第五個是八十多歲的老人,割脈,手浸在洗面盆,盆內的水浸著三張撲克牌。
第六個是四十多歲的男人,護衛員,心臟病發,身旁有一副牌九。
今天的是第七個。
……
宮本三郎咧開大口,四隻獠牙在漆黑的環境,亮得詭異可怖。他把獠牙輕輕移近小纖頸後大動脈。他要把這個新婚夫人變成同類。他不知道為甚麼這樣做。他從來沒有過相同的慾望。
他凝望著小纖白嫰的肌膚,彷彿找尋著她的血管。但他的緩慢,只是紳士的風度,男人對心愛女人的溫柔,正如體貼的男人不會一下子進入女人的體內,而要慢慢地、慢慢地享受進入的情境。
……
小纖低聲說﹕「魔鏡魔鏡,我來了。」她跨入鏡內,漸行漸遠漸深,隱閉在無邊的黑暗中。房內,只剩下一面歐洲中古時期的多邊雕花銅鏡。魔鏡深處,傳來小纖痛苦的呻吟,斷斷續續,彷似正在地獄是底層捱受着無邊無際的慘酷折磨。魔鏡黑不見底,深邃得叫人寒心,妖異的光芒從鏡深處幻化出來,更是詭秘。這塊魔鏡,正是本·阿瓦德留下來的寶物,也是方小纖讀心術能力的來源。
……
只要他事後幹掉趙天生和猥瑣鬼,絕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撈了朱元璋一票。人死後變鬼,鬼死後便魂飛魄散,甚麼也沒有,宮本三郎想到趙天生和猥瑣鬼的慘痛下場,笑得有點殘酷,差點便手舞足蹈起來。
就在臨近終點前,趙天生突然一勒馬頭,九方皋立刻停步不前,待得十多匹馬亂糟糟地越過九方皋,越過終點後,趙天生赫然不見了。
……
小郭拿著一百萬元,愉快地走出「輸BAR」,隨便拋掉了那把幾可亂真的玩具手槍,大笑著:「這隻鬼蠢得要命,我早已輸乾輸淨,怎會有錢買真手槍?」
忽地心念一動,打開箱子,看清楚了,不是陰司紙,果然是一疊一疊的還是港幣,登時放下心來。陰司紙都是以億元作為單位,怎會有這樣小面額的?
他是直到回到家裏,把現鈔拿出來數,才發現千元大鈔只有最面層的一張,底下的全是白紙。他禁不住大喊﹕「十賭九騙,連鬼出千也騙人!」
……
她們有約定,「先」的那個,成為馬草泥的女人,另一個,方芬說是要自殺,朱紅燕說是要削髮為尼!
可是現在,馬草泥全知道了,他如何肯選擇?
他叫了又叫,只覺得眼前的兩個女孩子,殘忍無比,不但玩弄他,也玩弄她們自己。他也覺得兩個女孩子愚蠢無比,要把自己的一生,縛上這樣的死結。
書生渾然不覺,因為,他面前坐著一位美艷絕倫的女人。女人穿的衣服,實在薄得可憐,玲瓏浮凸的美妙身軀,盡顯無遺,她坐在地上,背靠著唯一未崩塌的一面牆壁,看見書生,瑟縮地雙手緊抱胸前,用很驚很怕的顫抖聲道:「你……你是……甚麼人?」

原價:$108
$103
國安之立

香港的疫情才剛稍歇,中央政府突然迅速地通過《維護國家安全法》,引起了社會的極大震蕩,至今衝擊仍在持續。
現在正值歷史的「critical period」,就是在這個critical的關頭,我和Henryporter出版了我們系列的第5部。
一如既往,他是黃色的焦土派,我自稱是只看利益,不前設政治立場的「金絲」,也有人稱為「利益藍」。兩個政治立場截然不同的朋友共同出書,而且持續地出版下去,在我的記憶中,應該是史無前例。
我早說過,在我的心中,金錢、親情、友情等等,遠比政治立場更為基本、更加重要,我甚至說過,為著政治立場,放棄以上,是本末倒置,是愚笨的。
我所寫的內容多數在一些傳媒刊登過,有的是中立傳媒,有的則是左派,有的甚至是國內傳媒。因應各傳媒的不同政治立場,我使用了不同的字眼,例如抗爭者/暴徒,這裏也故意不作改正,皆因我並不認為這是重點。
和Henryporter合著這系列作品,其中一大好處,他是黃色的焦土,我自稱是「金絲」,但有人稱我為「利益藍」,如果是這樣,我則是「深藍」。把兩個極端思想的作者合成一書,讀者反而可以看到更全面的角度,不致於以偏蓋全。
周顯

作為在網上發表文章與拍片的時事評論員,我充份感受到自從去年抗爭運動爆發以來,對於暴增的資訊渴求,已令新聞報導、講故吹水與時事評論三者混雜在一起;正因這種暴增的需求變成一股強勁的市場力量,不少KOL為了收入而嘗試迎合、說出市場想聽的故事,罵市場想罵的人,無
論黃藍的內容皆是一式一樣,差別只在於個別講者說故事的技巧,結果Key Opinion Leader變Key Opinion Follower,令我不禁搖頭嘆聲。
本書時內裡的文章未必是你最想聽到的說話,部份甚至可能令你破口大罵;然而它所帶來的思想衝擊,卻是其他同類書籍所不能比擬的:它會讓令你因看到世界真實的殘酷而痛苦,但從此以後你的眼光卻更廣闊、更能認清真相,不讓那些只想令你感覺良好的甜言蜜語欺騙。

HENRYPORTER

原價:$88
$84
武肺之爆

自從2019年6月9日至今,這一年來,簡直是「聞道長安似奕棋」,發生了太多的事。
先是政治動亂,跟著是疫情,兩者的規模均是史無前例,震驚了整個社會,甚至可以說在某程度上,把社會摧毀了一部分。然後,疫情散布到全世界,跟著,美國因為警察執行職務時意外殺死一個黑人,引發了西方世界的大動亂,在這同時,西方疫情方興未艾,正是屋漏偏逢連夜雨,沉船更遇倒頭風。
直至發稿付印為止,疫情非但沒有減退的跡象,而且在全世界的角度,還在急速增長中。美國成為了全世界的中心區,論到增長率,則以巴西居首,印度也是一發不可收拾;中國作為首發區,雖已按下了疫情,但北京卻隱然有復發跡象,從零確診突然升至單日數字22名,這得歸因於該市規模最大的新發地農貿批發市場的集體感染,發現原來病毒可在冷凍環境存活20年之久。
新冠病毒很新,人類對它的知識很少,我的主要預測,例如抗疫應會常態化,以及疫情在可見將來,不會消失等等,都是基於常識去判斷,而這判斷,大致上是正確的。 
這系列的書,竟然變成了時事評論集,也可以視為記錄香港歷史的一部分。
周顯
 
這次新書雖然仍談政治,主題卻轉移至疫情之上,但批判角度仍然不變。無論是抗爭運動還是疫情,特區政府若真有高超而狡詐的手腕,本可將危機化解於無形;退而求其次,適當捕捉民怨,保持一貫行政效率,至少亦可大事化小。然而林鄭總是希望向難度挑戰,堅持不封關,最終卻還是要封;姍姍來遲的限聚令,最終卻變成了擾民措施;還有那個連醫院也表示不准佩戴進入的底褲口罩……
我的立場很簡單,假若真有獨裁者的魅力和才能,那作為反對者輸也輸得甘心;現實卻是,這個政府又奸又蠢又遲鈍,最後每每要請求「阿爺」用蠻力向香港施壓,方可收拾殘局,卻不斷破壞本已脆弱的法治制度,這才是最令人討厭的地方。
 HENRYPORTER

原價:$99
$94
食腦通識

賣點:
全書分「藝術」、「音樂」、「漫畫」、「文學」和「創作」五部分,共收錄超過60篇有關食腦的生鬼文章。

內容簡介
「我從事過很多不同的工作,偏偏就是不想搞創作……嗯,兼職是有的,但 卻沒有做過全職。
為甚麼呢? 我認為,創作是樂趣,但只限於創作自己的東西,以及無拘無束地去創作,要受到上司限制,創作別人的東西,好比無論多麼喜歡女人,都不會願意當男妓。話雖如此,我還是做過「男妓」﹕在做暑期工的編劇日子不算,我還當過兩星期的廣告撰稿員,實在太無聊,太不好受了,因此當我找到了一份行政主任的工作,便辭去了撰稿員,這份行政主任也沒上過一天班,因為去了當公關。
公關當了一年,便去了漫畫公司當行政,順手創作漫畫,《鐵將縱橫》就是那時 想出來的。後來,兼職搞過電視、電影的劇本創作,錢收了好幾次,卻從來沒創作過 任何東西出來。相比之下,今日的少年創作者往往創作後沒錢收,皆因電影開不成, 這是截然不同的狀況了。後來開始寫小說,初時是在《鬼世界》雜誌連載,跟著出台灣版,在台灣也算是暢銷書。跟著裸辭,全職寫作,移民,回流,寫社論,出炒股書,這幾年拍電影,拍YouTube,從來沒有停過。 結果,創作還是找上了我。這也許是宿命吧。
本書就是這些年來,有關各方面的創作的筆記和思考。個人自信,它的含金量很 高,可以給予讀者一定程度的養份。」 周顯